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十章、饱饭

作者:赤军更新时间:
    城上抛射第二轮箭的时候,站在杨清的位置角度,已经基本上瞧不见冲城的胡兵了。不仅仅是他,城堞前的晋兵全都蹲下身来,不去看城下敌阵,只是朝着大致方向射击——因为胡人的弓箭手,这会儿也已经可以射上城头啦。

    杨清拔刀在手,双腿一前一后张开,随时准备把重心后移,挥刀格挡来箭。然而拋射上城头的箭支也并不多,抑且毫无准头,大多越过他头顶,射向后面的预备队——当然啦,抛落下来的威力也并不强,几乎无人负伤。

    城上有楼,楼上设置有专门的瞭望手,瞧见胡军靠近城壁,便即扬旗擂鼓。杨清也不转头,光是侧耳倾听,听到鼓响,便即下令:抛石!

    士卒们搬起身边预先准备好的石块来——多数也就甜瓜大小——置于城堞之上,然后推搡下去。那名账房出身的青壮缺乏经验,竟然双手高举起石块来向下抛掷,本能地就把身子略略朝起一仰。旁边儿那老卒急忙斥喝道:不要命了!一扯那青壮的膀子。青壮身子一歪,几乎同时,一支羽箭从城下射上,擦着他的脖子而过。那青壮吓得一个哆嗦,仰面摔倒,擂石脱手,竟然直奔杨清面门而来

    好在杨清正在全神戒备,匆忙一闪身,石头擦肩而过。随即身后传来哎呦一声,有人高叫:仔细些!杨清略略偏转身体,朝身后的预备队笑一笑,以致歉意,等他转过头来,却大声斥骂那青壮:蠢贼!不晓事便看旁人如何动作,休要连累于我!

    话音刚落,忽见一点盔缨骤现于城堞之上,杨清当即大叫:来了!那老卒反应最快,立刻挺起长矛来,矛尖朝前,就等在堞上,待得盔缨下胡兵的狞恶面孔才一显露,双膀奋力,便即一矛捅去。那胡兵面门中矛,啊呀一声惨叫,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杨清眼角一瞥,就见旁边西侧第八段已有胡兵攀缘上来,躲过晋卒的长矛,挥刀便斫。三名晋卒相互配合,一人执矛格住来刀,一人将矛尖在那胡兵左侧虚晃一下,迫其向右偏身,随即另一侧的晋兵挺矛直进,正中胡兵前胸

    眼神才刚瞟回来,就见自己这里第二名胡兵已然登堞。这胡兵身轻体健,来得好快,几乎是四尺多高直蹿而上的,未等晋卒反应过来,一脚便已然踏上了城头。三名晋卒挺矛往刺——这本来是军中配合之技,练熟了的项目,但可惜杨清这一排本是临时拼凑而成,其中还杂了好几名城中青壮,配合度就相当之差——胡兵将身略闪,便已让过两矛,随即挥刀格开第三柄矛,第二只脚也落在了城堞之上。

    杨清见势不妙——这家伙若是让开位置,那第三个也会很快蹿上来啊——临战之时,性命相搏,什么小心思都来不及泛起了,当即挺刀朝前便蹿。那胡兵正待跃过城堞,被杨清长刀当面一晃,被迫临时转换方向,旁边儿的老卒奋起一矛,正中其臂,朝后便倒。

    可他就这么一让的功夫,果然第三名胡兵也蹿了上来。杨清拋了长刀,一把夺过那名青壮手中长矛,呵斥道:看好了,该当如何杀贼!他和那名老卒两相配合,瞬间便将第三名胡兵也捅落下城,只可惜才刚夺过矛来,抓握得不甚紧,加之一个不慎,矛刺过深,难以抽拔,干脆只好撒手——胡兵带矛而堕。

    杨清才刚喘得一口气,就听那老卒笑道:排长,汝适才也犯了大都督名讳啊!

    杨清压根儿就没能反应过来,完全不明白他说的什么,只是继续呵斥那名青壮:此处不需汝,去后面多领几杆长矛及擂石过来。

    那名青壮才刚离开城堞,便又有胡兵跃上。此贼狡谲,竟然从木梯上斜向而跃,距离杨清将近五步之遥,几名晋卒挺矛抵御,却被那胡兵手起刀落,当即劈翻一人。杨清忙着应对下一名胡兵,不及往救,甚至于只能用眼角瞟着,就听老卒叫道:排长退后些,我等尚未死绝,汝上来做甚啊?!

    杨清捡起自己抛落的长刀,格了新蹿上来的胡兵一招,旁边老卒和另一名晋卒合力将敌捅翻。随即杨清趁着间隙朝后便退,另唤一名部下来补全位置,再转眼时,那前一名蹿上来的胡兵又已劈翻了己排的一名晋卒。

    杨清手挺长刀,发力冲去——他知道绝不能让这家伙在城上停留太长时间,否则对于城守兵的压力将会增大,对于城下攻方,反倒成为一个很好的榜样,足以鼓舞斗志——看看临近,那胡兵突然暴吼一声,急前两步,抢先挥刀朝他面门斫来。杨清横刀一格,就觉膀臂酸麻——这贼人好大的力气!

    他正感惊慌,忽听嗖的一声,眼前的胡兵额头中箭,仰面便倒。不等杨清补刀,旁边两名晋卒挺起矛来,将这胡兵两肋齐穿。杨清匆匆转头,只见城楼之上,一将卓然而立,左手中犹自握着弓柄,正是自己的直属上司,厉风左营左部督副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匆匆一交,左部督副便将视线移开了。杨清倒退两步,距离城堞略远一些,心道好险,可是他才刚转过头来,就见胡兵架梯之处,自己又有一名部下栽倒,便那老卒,肩头貌似也带上了伤。

    杨清不禁开口大叫道:挠钩,挠钩在谁手中?速速推拒贼梯呀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胡军当天的这最后一次进攻,来得快,去得也快——主要是夕阳忽为乌云所蔽,天色瞬间就暗了下来,胡营中被迫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杨清听得对面锣响,不禁长出了一口气,这才感觉四肢皆软。跑过去查看自家部下,二十六卒,死了四个,重创二人,超过一半也都挂彩。杨清心说还好我没有负伤可是不想还则罢了,这一想起来,背上的创口猛然间一阵抽痛,仿佛特意要提醒他似的。

    那老卒伤在肩头,倒不甚深,自己按照条例取水来清洗了,再请同袍帮忙裹创。杨清问他:如何不敷药?老卒撇撇嘴:入肉不足两分,敷什么药啊抬起头来瞥杨清一眼,压低声音说:排长,幸亏天黑得早,胡寇退得快,若在日间时,恐怕我等都将死尽那意思,你指挥得可实在不怎么样啊。

    杨清为自己辩解道:匆匆拼凑而成,我连人头都识不全,如何号令指挥?那老卒道:明日且警醒些,排长也不想左部第十四排又成空架子吧。

    杨清忿恚道:汝果然是该合当去死的老张,牙口甚毒,要咒但咒自己,休要将全排一并咒了!

    说话间,又有数队晋卒高举着火把登上城头,以替换下杨清等人。杨清一点数,除却战死重伤者外,还少一个,左右一扫视,便问:那识字会算账的小子呢?

    话音才落,那名青壮便从他背后蹩将出来,苦着脸道:小人小人不知上何处去领长矛和擂石杨清怒不可遏,抬起脚来,狠狠踢了他一个跟头:分明怯懦偷避,还敢狡辩!当下就想将这厮绑起来一刀砍了,以正军法,只可惜左右瞧瞧,视野范围内就不见任何一级司马,这才强压怒火,暂且放过那家伙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他领着残余士卒下得城来,忽然感觉胃部一阵不适——方才吃得少,这激战数时,又觉饿了。可是他随即本能地一偏头,就见那老卒正在往嘴里塞什么东西便问:汝吃的什么?老卒一翻白眼,含含糊糊地回道:日间自家存下的一口饼双手一摊:已吃尽了,却也不饱。

    杨清舔舔嘴唇:不知今日有否加餐

    这年月普通人习惯一日两餐——其实也不是习惯,只是物资匮乏,不敷三餐之费——至于贵族,则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,如裴该日常起居,往往五餐: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外加宵夜。裴军中尽量供应士卒干饭——尤其当作战时——也只有两餐而已,但若有夜间激斗,偶尔也会额外赏赐一顿加餐。

    但可惜今日这最后一仗厮杀时间并不甚久,军吏就没打算给士卒加餐,杨清等人无奈之下,只好勒紧裤腰带,和衣而卧。倘是平常日子,他说不得要潜将出去寻觅些吃食,然而正当战时,军法格外森严,真不敢随便乱走,若被误会成奸细,必餐项上一刀啊!

    这年月可没有什么军事法庭,队长以下吏卒说杀也就杀了,是没人会为他含冤的。

    他愈感疲累,便愈感饥饿,却又饿得睡不着,就此陷入恶性循环耳听那名青壮压低声音问老卒:这城这城可能守得住么?我尚未娶亲,实不想就死

    老卒斥喝他:既然身陷围城,还想什么娶亲?守得住要守,守不住也要守!或者死在城上,或者胡兵破了城,多半也要满城屠尽——汝还妄想活么?

    随即便传来那青壮的抽泣声。老卒厌恶地斥责道:男儿汉掉什么汤汁?真正晦气——离开远些,休教汝的晦气沾染我身!

    杨清也觉不耐,却又懒得斥骂那青壮,便开口对老卒道:但知汝姓张,尚未问过名字老卒在黑暗中翻了个身,似乎在笑:小人本没有大名,行三,从军后司马给起了个名,就叫我张参啦——请教排长大名啊?

    我叫杨清,听汝口音,是徐州人?

    张参点点头:不错,小人家在淮阴。

    杨清闻言倒不禁吓了一跳,忙问:听说大都督便在淮阴起的兵,汝若是那时便随了大都督,如何今日才是一个小小的伍长?

    张参苦笑道:时运不济罢了。我本与大户为佃,东家姓陈,兄弟二人,其兄为大都督所杀,其弟叛国投了胡了,连累这一坞堡都受冷遇。加之大都督初征兵时,只收有家室的,我是鳏夫,岁数又大了,只能做屯民

    其后大都督北伐,我赢粮从征,等入了关才做正兵

    杨清道:如此说来,倒与我仿佛,我原从‘雷霆营’郭督,郭督投效大都督时,我因瘦弱,只做辅兵,也是入关了才升为正兵的。

    张参道:怪不得,我听排长的口音,象是司州人氏排长可怕死么?

    他突然间转换话题,这么一问,杨清促起不防,嗫嚅了一下才说:死谁人不怕?但我是断然不肯做逃兵的

    张参笑道:死有什么可怕?我也活了四十多年啦,妻子饿死,足足二十春秋,偏我命硬,饿也不死,但饿的滋味可真不好受

    旁边有人插嘴道:还用汝说,谁还没有尝过饿的滋味么?

    张参摇头说:未必啊,如我昔日的东家,陈氏兄弟,生下来便有良田百顷,父祖积下无穷财货,是断然不知饿是什么滋味的。真想让他们也饿上几顿,可惜,老大中一箭便死了,老二去投了胡还是羯来着?估计仍然饿他不着。我唯入选正兵,才得几顿饱饭,觉得这辈子都值了,既是大都督赏我饱饭吃,我便为大都督死了,也是该应当的。

    杨清不悦道:我正饿着,休要提饭!

    张参连声道:正是,正是,我虽愿为大都督死,却不愿为这些不肯给我等加餐的厮不为彼等死。除非彼等给我一餐管饱的再说!

    这该死张的嘴确实是毒的,翌日起身,杨清遣人去领粮秣,结果竟领来整整三斗半糙麦两钵腌菜,甚至还有一小块腊肉!众兵尽皆欢呼,张参也瞠目结舌地道:啥意思,这是不打算过了么?

    杨清心里不禁咯噔一下,暗道不妙。军中突然间额外放粮,只有两种可能性,一是战斗烈度将会加大,二是不能留粮于敌——周督这是打算突围而走了么?他会带上哪些队伍,会不会留一部断后?老天保佑,可千万要带上自己啊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