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丧心病狂

作者:简小宛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♂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林宛深吸了一口气,冷哼一声,双眼一翻,就给了上官云一个大大的白眼儿,一边走到靳若心的身边坐下,一边阴阳怪气地道:“我就是没有眼光,就是固执、执着,就是喜欢傲慢无礼,冷酷无情,整天摆着一张冷脸的男人,怎么了?不像有些人,一会儿喜欢表哥,一会喜欢承宽哥哥,吃着碗里的,还望着锅里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闻言一怔,瞪大了眼睛,咬牙切齿地反驳道:“林宛儿!你信口开河,胡说八道,歪曲事实!你喜欢的人至始至终就只有承宽一个人,什么时候一会儿喜欢这个,一会儿喜欢那个了?我和表哥之间是兄妹之情,我对表哥是欣赏、钦佩和感激,根本就不是男女之情,我以前年纪小,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事儿,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。我现在已经长大了,我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谁,你可不能胡言乱语,挑拨我和承宽之间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林宛怔怔地看着上官云,倒是没有想到,上官云竟然会如此激动。是不是她刚才随口说出的那句话,太伤人了?可是,她并不是故意的,只是听了上官云对周天启的那些难听的评论,心里有些怨气,不知不觉就说出了那些话,仔细想想,也确实有些伤人。

    上官云并不知道林宛心里正在自责,气呼呼地哼一声,继续道:“不过,你想挑拨我和承宽之间的感情,也挑拨不了,我们现在可好着呢!陆曼婷和宁彩儿那么死皮赖脸地缠着承宽,承宽都丝毫没有动心,对我还是一心一意的,非我不娶。我们将来是要结婚的,承宽说了,等这里的事情一了,我们就回连碧城去见他的义父,举行婚礼。然后,他会带着我踏尽万水千山,游遍万里河山。”说到最后,显然刚才的气已经完全消了,得意地抬起下巴,一副幸福美满,无比向往的模样。

    林宛轻叹一声,垂下眼眸,无比沮丧地道:“上官姐姐,承宽大哥对你真好,宛儿真是太羡慕你。和自己的心上人一起,踏尽万水千山,游遍万里河山,正是我最大的心愿。可是,要到什么时候,才能实现呢?”

    上官云见林宛突然伤心起来,心中也替她难受,不由也长叹一口气,拍了拍林宛的肩膀,低声喃喃道:“你若是真的不喜欢我的表哥,我自然也不会勉强你。只是,看着你如此思念平王殿下,思念得这么辛苦,我也替你感到伤心难过。”

    靳若心点了点头,轻声叹道:“人生有那么多种可能,有那么多种选择,但是,人们往往都不会选择最容易,最完美的。最容易得到的,往往不被人珍惜;最完美无缺的,往往不能让人相信。偏偏是那种更崎岖更幽深的道路,更吸引人;偏偏是那种最艰难,最痛苦的爱情,更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    林宛抬眸看着靳若心,眼睛里闪着理解的光亮,心里却无比酸涩。

    上官云摆了摆手,蹙眉道:“我们别说这些了,说得我都伤感起来了。”侧头看向林宛,转了话题,道:“宛儿,我表哥昨夜悄悄离开皇城,去西炎山了。他走之前,来看过你,你正睡着,便没有叫醒你。他临走时,交待我,这几日要仔细看着你,别让你动气,不让你受到风寒,更不能让你伤心难过。一定要吃得好,睡得好,心情好,安安心心地等着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宛微微点头,心里明白,又快到月底了,西门玉清一定是去西炎山为自己讨药去了。心中一阵酸楚,暗叹,自己欠西门玉清的情,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呢?

    上官云想起西门玉清嘱咐自己,一定要让林宛开心。,见林宛心情不佳,连忙又转了话题,满脸八卦的神情,幸灾乐祸地道:“宛儿,你知道吗?前段时间是陆曼婷日日躲在景泰殿里不出来,这两日,陆曼婷突然活跃起来,常常去驿馆里串门子,和各国来参加选妃盛宴的那些名门贵女们,都已经成了手帕交。倒是换了洪小天,日日躲在景泰殿里,没脸出来见人。”

    林宛轻笑摇头,无奈地道:“她们两个人都是可怜的人,都是被人陷害的。不过,不管是在皇宫里,还是在大宅门里,这样的事情都是司空见惯的。怪只怪那些想要三妻四妾,左拥右抱的男人。没有他们,又哪里有争斗呢?只是,我一直觉得,为了一个男人,不值得把自己变得如此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,道:“宛儿说得太好了,那样三心二意的男人,送给我,我也不要,谁爱争,谁就争去吧。”

    靳若心也微微点头,道:“一生一世一双人,是所有女子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林宛莞尔一笑,道:“也许有一天,这个世界会变成我们理想中的样子。男人和女人的地位平等,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妻子,夫妻之间互相照顾,互相扶持,互相尊重,一心一意,白头到老。”

    靳若心一怔,随即摇了摇头,叹道:“那怎么可能呢?不过只是一个梦想罢了。”

    林宛蹙眉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?只需要制定一条律法,就能实现一夫一妻的制度,若违反了这条律法,便重重处罚。看谁还敢欺负女人,家中妻妾成群。”

    靳若心轻轻一笑,道:“宛儿,你想得太天真的。若是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妻子,那么,妓院的生意可就要更加红火了。就算妓院都关门了,还有暗娼;就算没有暗娼,还可以在外面养外室;就算真的什么都不许,还能难得倒那些想要偷情的男男女女吗?”

    林宛听了靳若心的话,不由沮丧地垂下了目光。心中暗道,靳若心虽然贵为公主,但是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,后来又在天香楼里卖艺。这种事情,她自然是看得多了,也看得更为透彻。

    想想前世,虽然早就已经实行一夫一妻制了,但是也拦不住有钱人包二奶,禁不住婚内出轨。法律再健全,也挡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,挡不住那些情不自禁的心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