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此处应有……

作者:刹那辉煌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♂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即使是此刻,她也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从对方那里传来的种种情感,那是用心灵而非语言建立的联系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似乎突然才反应过来一样,少女顿时就是挑了挑眉毛,然后她尽力驱散那种恍惚梦幻的感觉,站起身来,淡然地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可以了……解开那什么心灵链接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之后,穆修不知为什么,很是沉默了相当的一会儿,然后也才有些动作缓慢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习惯性的伸手拍去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,一边用一种相当不淡定的声音,说着明显是属于推卸责任的话语的惯用开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,我的确是已经解除了心灵锁链的链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——等等……你、你说什么?现在已经解除了?”

    两仪式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顿时也变得有些不淡定起来了。

    心灵锁链现在已经解除了?那现在的心灵感应是怎么一回事,自己为什么还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心绪情感?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是我尝试解除了,但是没有能够成功。真是的,无意间忽略了啊,我们两个之间的相性似乎有些好得过头了——”

    穆修抬起头来,仰望天空,似乎沉思了片刻的样子,才摇了摇头。他伸手指了指两仪式,又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相同的起源,相同的心灵,相同的过往……就算是分开变成了两个独立的存在,但是也终将到达一个终点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是被分割的两仪,哪怕是现在已经独立了出来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互相之间,都是能够与对方互补的那一半。

    虽然说现在已经都是独立存在的人了,所以再想如同以前那样,融合成为一个身体两个人格的完整太极的状态,是没有多少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被分割的两仪之间重新恢复不可舍弃的羁绊与联系,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而已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两仪式以锐利的目光看着穆修,语气冷淡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……我没有得到你完整的过去,只是看了两年前的一段时期所发生的事情。”穆修斟酌了一下,还是说出了自己认为最有可能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但是只要当我完全获取了那部分的完整记录之后……现在的心灵感应状态应该就能够断掉了,所以——请忍耐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这只是记忆情感的共享,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是不知道的,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那么多多少少,应该还是能够忍受的吧?

    穆修尽可能这么乐观的想着,然后就听到了鞘里的刀“刷”地被拔了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女往前走了一步,那是有如散步般自然的步伐。她一边走着,一边缓缓的把刀举到前方……大约到腰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非常好,抬头可以看到无垠的青空。

    天空干净到没有一朵云彩,太阳也不会过于毒辣。如梦一般、白色耀眼的阳光,让街道有如海市蜃楼般的朦胧,看惯的路也变得像沙漠一样舒服。

    挎着包的文弱年轻人轻轻的呼了口气,然后推了推自己的眼镜,一如既往的走进了外表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半成品商业大楼。

    一楼不做处理,地下室是仓储用途,二楼和三楼都是魔术工房,四楼才是事务所的主体部分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啊……大家。”

    黑桐干也如同往常那样走进了四楼的事务所里面,然后不出所料的看见了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所有人,都已经到场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,他住的地方距离事务所比较远,不像是其他人那样方便。

    “黑桐学长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干也君啊,来得正好呢,要吃早餐吗?今天有人请客,意大利面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是纷纷打着招呼回应,只不过其中似乎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那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用了,橙子小姐……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黑桐干也苦笑着,委婉的拒绝了苍崎橙子的好意,然后看向了在离自己最远的办公桌前不知做着些什么,穿着黑色制服的女生——

    “给我等等,鲜花,你怎么…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个事务所显得有些过于宽广了,仅仅是办公桌就准备了足够十个人使用的,接待来客的沙发也是。虽说地板仍然裸露着混凝土,墙壁上连墙纸也没有贴。

    不过就现在来看,只要有着相当的人数的话,至少看起来也还像是个工作场所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这么想着,黑桐干也等待着自己妹妹的回答,老实说他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,一推门进来就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。

    黑桐鲜花。

    姓氏相同这一点大概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,她和黑桐干也互为血亲的这个事实,作为妹妹的鲜花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。

    对于黑桐干也来说,这个亲妹妹的身体似乎有些弱,据说由于都市的空气对身体不好,因此在十岁左右的时候被寄养到亲戚家里去了,自那之后就很少再见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不直接见面并不代表黑桐干也就不知道自己妹妹是什么样的了,以他那种情报搜集能力来说,一直保持着相当程度上的关注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是在这个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妹妹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,如果说在这个事务所里面有什么人是最不想看见的话,黑桐鲜花无疑就是在黑桐干也心中位列第一顺位的,或者可以说是唯一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太过特别的原因,纯粹就是因为这个事务所的本质而已。

    珈蓝堂表面上是正常向的事务所,而且除了建筑设计之外,也经常接受其他性质的事务委托。但是黑桐干也可没有忘记,这里其实是某个魔术师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聚集在这里的,除了他自己之外,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就没有一个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老实说,黑桐干也完全不想自己的妹妹掺和进这些非正常人类的世界之中,那样真的是太过危险了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“哥哥,我、成为橙子小姐的弟子了。”黑桐鲜花正在苍崎橙子的办公桌上安静地书写着什么,桌子上堆叠着不知道多少本比广辞苑还要厚的书。

    听到兄长的问话,她抬起头来,黑发摇动着,好强却文静的双瞳像在问着有什么事情一般,很有礼貌地这么宣告着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!!”

    黑桐干也充分理解了什么叫做眼前一黑,这种感觉真心不好受,他黑着脸看向了应该是始作俑者的那个人:“橙子小姐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你吗,我和鲜花是认识的哦。”

    橙色的魔术师专心致志的对付着自己桌子上的早餐,头也不抬的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“完全没有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可能是我忘记说了……在一年前的旅行途中,我被卷进了一件猎奇事件时,不小心被她看到了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苍崎橙子抬起头来想了想,然后很是坦率的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重要的事情,就拜托给我提前说明白啊!”

    “切,不要在意细节,斤斤计较的男生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……哦,对不起。”人偶师捋了捋长发,毫不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,起身将刚刚惯例一般的捧着清茶从身边走过的浅上藤乃拦了下来,紧接着自己拿了那杯茶走了过去,将其轻轻的放到黑桐干也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?”黑桐干也顿时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呢,干也君,是我太过份了,戳到了你的痛处。”苍崎橙子非常温柔的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眼镜,黑桐干也的脸色更加黑了:“请问一下,橙子小姐,你这个真的是道歉吗?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就是这样,鲜花和我在一年前就认识了……她也是最近这段时间听说你和父母闹翻了,所以找了过来,然后才决定留下来在这里帮忙的,也就是我的第二个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苍崎橙子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,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等等,鲜花可是很纯真的,不要教她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啊。那家伙本来就到了不安定的年龄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桐干也下意识的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请不要考虑多余的事情。”听到这句话,黑桐鲜花并没有感动,只是很冷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鲜花的纯真……吗?噗哈哈哈,算了算了,你说那个是纯真就是纯真吧,和妹妹不合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苍崎橙子先是挑了挑眉毛,然后一下子笑到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的,她恢复了正常,并且将黑桐鲜花的「刚刚橙子小姐用很敷衍的语气说了对我很失礼的话吧?!」的声音抛诸脑后,想了想之后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反正这件事是你妹妹自己的决定,你找我也没用的,如果你能够说服你妹妹让她改变主意的话,我也没意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让鲜花自己改变主意?黑桐干也张了张口,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这是和哥哥没有关系的事情。”似乎早就猜到我想要说的是什么事情,黑桐鲜花以锐利的目光直接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有关系的啊,亲生妹妹以魔法使为目标什么的,要我怎么向父亲说明呢?”

    “啊呀,要为了我而回到家里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才与双亲爆发矛盾,互相吵架后正处于相互绝缘的状态的黑桐干也理所当然地被击沉了。他相当苦恼摇摇头,然后转过头看向了旁边的沙发。

    顽固的妹妹根本就不可能听自己的话,自己大清早的为什么要为这件事烦恼?

    “式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穿着纯白和服,留着齐耳短发的少女,不管是动作也好举止也好,完完全全是个女孩子那样坐在那里。听到友人的问候,她只是点了点头,算作回应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黑桐干也又看向了窗户那边的方向,不出意料的看见了某个身穿黑色大衣的少年正坐在那边,安静的就着窗外柔和的阳光在看书。

    刚刚的热闹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的周围的环境就仿佛是被消音了一般,似乎连空气都会不自觉地安静了下来,变得悠闲安然。

    黑桐干也忽然觉得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尽管从那天晚上回来之后,式什么都没有说,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透露。但是从两人之后的怪异相处方式来看,似乎事情已经很明确了。

    对方也许真的是……织?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