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商议

作者:须弥普普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♂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在顾延章看来,当今天子虽然行事有些优柔,可只要遇得要紧之事,心中自有度在,自家入官三年,远远看着,龙椅上这一位除却有几次当真脑子转不过来,其余时候,并不至于被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天子的性格,说得难听些,便是弱气,然则说得好听些,也可以称之为听得进谏言,其人即位以来数十载,也许称不上雄才大略,守成这一点,却是做得并不算差。

    且不说金梁桥街里头,顾延章、季清菱二人坐在一处说话,仁明宫中,另有一对夫妇却也是一般对坐于桌旁。与前头两个之间无论怎的说,话都说不完全然相反,后头这一对坐了良久,却是俱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杨皇后手里捏着帕子,本来一肚子的话要说,可一旦抬起头,看着丈夫那一脸的闷色,实在也不晓得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她一张嘴翕翕合合,好几回声音已经钻到了嗓子眼,硬生生又被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赵芮心中着实是烦闷不已,压根没有余力去留意妻子的心情。

    昨日圣人过寿,百官恭贺,命妇进拜,国朝以孝治天下,他作为一国之君,自然要行这百善之首,少不得带头去给太后贺寿。

    然则他万万没有想到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太后竟是把皇家私事摆上了台面,将问题直直捅到了他面前,叫他躲也不能躲,避也不能避。

    已是过了十多个时辰,可一想到昨日发生的事情,赵芮竟还能把张太后当时说过的话记得逐字逐句记得清清楚楚,乃至于她当时那皱着眉头,看着像是关切,其实真正却是不满的表情,也叫他反复想了一夜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此时不该多想,再想下去,不但没有好处,还会叫他心神不宁,郁躁不已,可赵芮却是半点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——他如何能不想?!

    太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催促他过继!

    这简直比当众打他的脸还要来得叫他难受!

    如果不是十分确定自家乃是圣人亲生,赵芮简直要怀疑,自己乃是抱养过来的。

    朝中臣子,民间百姓,六十岁还能有子嗣的比比皆是,比起那些老来得子的,他当真能称得上一句正当壮年,纵然一向身体不太好,也自知再无可能有子嗣,可自己知道是一回事,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,却是另一回事!

    回想起太后昨日所说的话,简直只差直白地把“绝嗣”、“断后”四个字吐出来,他简直要呕得喉咙里头全是血。

    明明是秋老虎最厉害的时候,可这仁明宫中屋梁架得高,隔着屏风,角落里头还摆着冰山,透着丝丝凉意,赵芮被那冰气浸着,而已不知道是着了凉,还是自家体虚,只觉得全身发凉,额头上全是汗,不是热的,竟都是虚汗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是难受,胸脯起伏越发地厉害,到得后头,已是叫身旁的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胸口不舒服?”杨皇后捏着帕子,担忧地抬起头,“怕不是来时中了暑气?我且叫他们去宣太医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因有私密话要说,早把伺候的黄门、宫女都打发了出去,此时临时要召,杨皇后伸手就要去打铃,然则那手才抬起来,却是被赵芮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折腾了,我喘口气就好,叫得来了也无什么用,不过开了药吃罢了,左右再过两个时辰便要把脉……”赵芮一面把杨皇后的手按住,一面将桌面上的茶盏拿起来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对坐了怕得有大半个时辰,纵然是仲秋之季,白白放了这样久,这茶水也凉了,入口全是苦涩,半点茶香也不剩,赵芮心中挂着事情,竟是没怎么尝出来,吃了一口茶,将茶水咽得下去,复又长长地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得丈夫这个样子,杨皇后便是有再多的话,也不好说了,只得打起精神看着他,唯恐又有什么不安泰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芮却是没有留意,他歇了半晌,兀自发了片刻呆,终于开口道:“那许多小辈里头,你见得哪一个喜欢些?”

    杨皇后心中松了一口大气,面上却是显出几分紧张来,那右手还抓着帕子,却是两手控制不住,抓住了赵芮的一条袖子,口中叫道:“陛下!”

    她一面叫,口中顿了许久,才把后头半句话说了出来,道:“……何至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赵芮叹道:“已是如此,旁的便不要多想了,三哥、四哥离得近些,养的那些子侄辈,你也俱都见过……只有大哥,他离得远,一年也难得回来一趟,今次趁着他正给圣人贺寿,带了两个不大不小的来,你也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有关过继的对象,自确定赵署再无生还可能的那一刻起,杨皇后便时时惦记着,纵然没有赵芮这一句嘱咐,她也想尽办法,不晓得暗地里打探了多少次,可当着赵芮的面,她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皇嗣之事,如何是我来插嘴的……我不过一介妇人,陛下说得什么,我便听得什么,哪里有我开口的份……只是而今还早,怎的就至于这样着急,万一将来哪一位妃嫔、宫女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头一日张太后逼催天子过继的时候,杨皇后虽不在一旁,可前头这仪礼还未行完,后头她便听得了消息,如何会不知道这母子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杨皇后出身寻常,比不得张太后,她性情和顺,能力寻常,这一点更是比不得张太后,可她却有一点好。

    张太后对这一位天子,从来没有什么好脸,说话好听的时候都不多,可杨皇后对上丈夫,当真算得上是柔声细语,事事以夫为天,算得上是使了十成十的力道来与其相处。

    果然赵芮得了妻子这一番话,连面色都好看了些,只顿了顿,道:“早早晚晚的事情……一来朝中也催了许多回,二来,圣人那一处……三来,我多少也要想想你将来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说两句,停上半日,明明只是一件事情,可这事情实在太过要紧,到得后来,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复又坐了片刻,赵芮看了看时辰,道:“朝中还有事情,我先去前头了。”

    杨皇后连忙站起身来相送,顺口也道:“过几日度儿长尾巴,我想着他就要满九岁,便叫他这几日进来坐一坐,给他捎些东西出去,当做过生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