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最新章节 第八百二十二章 阴影之中慕容纬

作者:指云笑天道1更新时间:
    刘裕的心猛地一沉,刚才那因为对慕容兰的遭遇而引发的同情,怜惜,甚至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不是爱的那种感觉,顿时消散不见,转而变得极度地冷静和警觉起来,他松开了搂着慕容兰的双臂,向后退了两步,看着慕容兰那满是泪痕的脸,正色道:慕容,你想做什么,在宴会上向苻坚寻仇?

    慕容兰摇了摇头,淡然道:我如果想取苻坚的性命,在床上动手可比在宴会上动手有把握的多,以我的身手,要杀手无寸铁,赤身**的苻坚,可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刘裕的眉头一皱:现在我回来了,不会让苻坚再欺负你,你说的办法行不通。慕容,就算你要走,为何要设这个宴?为什么你和慕容纬都要设这个宴?

    慕容兰的秀眉微微一挑:因为,这个宴会是我们慕容氏跟苻坚的恩怨了结,这么多年来,他对我们可以说有些恩情,也给我们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。这一出城,就会是真刀真枪,战场相见的敌人,所有的恩情,都会留在这长安城中,这个宴会,就是我们跟苻坚,还有他的手下道别的最后一次晚宴,也是,也是我跟你刘裕道别的最后一次晚宴。

    刘裕叹了口气:你这是何苦,慕容,你加入西燕,对你没有任何好处,就算你跟着他们攻进了长安,又能如何?他们可以复国,可以自立,但越是这样,就越是会和你的大哥起了冲突,到时候你只会成为他们手中的人质。

    慕容兰惨然一笑:以后的事情,想这么多做什么?我现在只想离开长安,只想回到我的族人中间去,只有在那里,我才会被保护,才不会被侵犯。刘裕,那种感觉,你不明白。

    刘裕看着慕容兰,正色道:你已经决定好了吗,再也不会更改?

    慕容兰点了点头:不错,我心如铁,这个宴会,就是为了跟过去作个了断,刘裕,我希望你能来参加,你不通知苻坚也没关系,慕容纬会亲自请苻坚来赴宴的,我想,苻坚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牙:既然你心意已定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但是我会为你向苻坚讨回公道,他欺负你的事情,我会让他付出代价,不管他是否在这长安城中,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慕容兰淡然道:那些过去的事情,我不想再放在心上了,就象我以前受我大哥特训的时候,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我也不想再回忆,有些事情,忘记是最好的事,今天若不是你一再逼问我,我也不会说出我的往事。刘裕,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说这些事,以后,我再也不会提一个字。

    刘裕叹了口气:对不起,是我勾起了你伤心的回忆。如果你执意要走,那可能我们以后在战场上就是敌人了。

    慕容兰点了点头:这是我们的宿命,避不过的,大燕和你们晋国,本身就是迟早要走向对立,你不肯来我们大燕,那就算这次不在长安城为敌,以后也会在别的地方交手。所以我一定要借这个宴会,跟你断了所有的恩怨,这样以后下死手的时候,也不会有什么愧疚了。

    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:这才是我熟悉的慕容兰,刚才的你,象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子,而现在的你,才是那个让我敬仰的鲜卑女英雄。不过,我还是想请你一件事,若是你能攻克长安,我希望你能劝劝慕容纬和慕容冲,还有慕容永他们,不要屠杀这里的百姓,你说过,要为他们留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慕容兰淡然道:若真是有那么一天,我会劝他们的,不过我毕竟是个女人,掌握不了命运。如果你真的为这些百姓好,不如叫他们在守城战前就离开这里,也免得枉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刘裕微微一笑:我说的只是万一,有我在,不会这么容易让你们进来的。

    慕容兰看着刘裕,幽幽地说道:我也想请求你一件事,刘裕,若是我战死了,我希望你能把我的尸体火化,把骨灰洒在龙城。

    刘裕的眉头一皱:龙城?是在塞外辽东的龙城吗?那是你们慕容氏起源的老家啊。

    慕容兰点了点头:是的,我们慕容氏的祖祖辈辈,都埋葬在那里,有一个传说,说我们慕容氏的子孙,死后灵魂都要回到故土,即使是身体回不来,他的灵魂也会跟祖先们在一起,只是如果他的骨灰能回到龙城,他的灵魂才会完整。刘裕,看在我们相识多年的份上,我希望你能帮我做到这件事。

    刘裕正色道:放心,我一定会做到的。至于我的尸体,就不必运回京口了,山高路远,关山阻隔,我能死在长安,埋骨在这我祖先建功立业的地方,也没有遗憾,只希望你能记住我刚才的话,不要为难长安城的百姓。

    慕容兰转过了身子,不再看刘裕一眼。刘裕知道她已经不想再搭理自己了,向着慕容兰欠身行了个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当刘裕的身影和他的脚步声一起消失在殿外时,一处机关响动,慕容纬那张阴沉的脸,从一个夹壁墙的阴影之中渐渐地浮现出来,一双三角眼,死死地盯着刘裕离去的方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慕容兰(清河公主)长舒了一口气:吓死我了,刚才他抱我的那一下,我真的担心给看出什么破绽出来,毕竟这男女之间的事,只有两人才知道,若是他真的跟姑姑有什么男女之情,那我是装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慕容纬冷冷地说道:幸亏他是汉人,讲那些臭规矩,非婚不行男欢女爱之事,我也奇怪,为什么姑姑跟他这么久,都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清河公主勾了勾嘴角:皇兄,我一直很奇怪,为什么你一定要刘裕去请苻坚赴宴,要是他们在一起对质我说的事,那计划有全盘失败的风险啊。

    慕容纬的嘴角边勾起一丝冷笑:你的表现很好,说了那些话,刘裕绝对不好意思去问苻坚的,也许宴会上动起手来,他还会站在我们这一边,按我们的准备进行,明天,是个杀人的好日子,也是我们大仇得报,沉冤得雪的一天,必将载入史册!

    htt: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域名:。手机版网址: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