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腹背

作者:午夜狂响曲更新时间:
    孙蒙是看完一张密信就烧一张,等全部看完后,他深吸了一口气,对国师的决定,他打心底感到恐惧!

    让自己以龚庆的身份游说百里霜不是不可以,可是他也很危险啊!

    “没有其它路了?”孙蒙看着殷漩。

    殷漩眨眨眼,想了会儿才道:“信里如果没有那就是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孙蒙登时是哭笑不得,叹道:“国师这是在借机报复啊!”

    “你得罪他了?”殷漩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孙蒙摇头,郁闷道:“不过,我主公得罪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桓王!”殷漩似乎很清楚孙蒙真正的身份,笑了笑后道:“什么时候被识破的?”

    孙蒙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知道,或许他去京城时,亦或者从我进艺苑开始,因为他对我太放心了,什么事都让我参一脚,包括衍教,常理度之,一个刚被起用的人根本无法触及这些,但他却对我放心到与他发小一样,很不正常!”

    殷漩微微一笑,眯起弯弯的媚眼道:“没事,他现在不都一直被桓王差遣吗,对付百里霜,你也尽可能的许诺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此一来,就要告诉她一些事情了!”孙蒙有些顾虑。

    殷漩眉头一皱,嘀咕道:“也是哦,要是说了一些不该说得,以那女人愚蠢的性子,说不定闹个鱼死网破呢,唉,这又要按他剧本走了,我就感觉奇怪,是不是从一开始,我们就被他算计了?虽然一直在帮他,可我发现除了帮他,已经没有任何一条路能走了,否则就要抗命了!”

    孙蒙白了殷漩一眼,似乎在说:“你才知道!”

    孙蒙在董策手底下混了两年,他虽说是桓王派过去帮助董策的,可是他发现除了帮助,他做不了任何事情,就如这次一样,他若为了自保,可以和百里霜坦白,把他知道的董策计划全部告知百里霜,从而让百里霜归顺他们,待有朝一日,必然是对付董策的大杀器!

    可是,以百里霜的性子能成为他们的助力吗?不会反过来先把他宰了,然后凭借从他口中知道的事,再设局把董策抓住,如此一来,明白被出卖的国师大人会拿谁开刀,可想而知!

    至于百里霜要杀董策,这点孙蒙绝对敢以人头担保,不可能!至少在衍教覆灭之前,她绝对舍不得杀董策,而是要抓住他,羞辱他,甚至利用他,看着衍教,看着他的基业,看着朝廷是如何走向灭亡的。

    即使先有百里霜,再得董策的白莲教无法取代大宁,但以他们的能耐,孙蒙能想象有多难对付了,他怎敢为了自己苟活,让局势走向这一步!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照着董策的剧本走上这一趟!

    憋屈?孙蒙没感觉,因为在董策手里待久了,他很清楚,要想从这个人的布局中走出自己的路有多难,那得抛弃一切,舍弃家人,甚至离经叛道,卖国求荣啊!

    因为,董策一直是全心全意的帮王爷,帮太后,他如果走自己的路,就是背叛了王爷,他没得选择!

    可董策太完美了,王爷太后他们想要什么,他信手拈来,这样的人也太可怕,假以时日,或许谁都将在毫无意识下一步步进入他的局,所以,不论王爷对他再器重,太后对他再信任,作为臣子,仆从,孙蒙他们绝对要时刻保持清醒,步步为营,要将一切都算计其中,预防董策,预防衍教!

    “我此行,如果回不来,还请十四娘给王爷去封信。”

    殷漩很爽快的点头道:“王爷必会善待孙大人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王爷。”孙蒙说完,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后,便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殷漩看着孙蒙背影,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,转而一叹,道:“果然没办法!”

    两天后,宁阳县,百里霜住处外,紫月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屋内响起百里霜的声音。

    紫月立即回道:“霜娘,龚庆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百里霜疑声刚起不久房门便打开了,走出来的百里霜面带愁容的问道:“我们才刚布置,他便来了,可见我行早已踪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他他们应该是从白雪蛾与那些掌事口中得知的,如今他们已经成为阶下囚,我们能藏的几个据点他们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百里霜看着紫月道:“你觉得,他来会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紫月愚钝,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百里霜说着便笑了,但她没有和紫月解释,直接走向会客厅。

    “小生龚庆,见过百草主。”孙蒙一改往日稳重,面带三分傲气,举止从容而潇洒。

    百里霜欠身一礼后,先请龚庆坐下,自己随后入座便开口问道:“不知金香楼主此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龚庆整理着皱起的衣摆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主如此能人,留在白莲教实在是太屈才了!”

    “楼主此言差矣,要说屈才,楼主所在的狼山寨,才是禁锢您这条金鳞的一滩死水。”

    百里霜说完,紫月正好端茶过来,放于二人中间的茶几上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孙蒙却是碰也不碰,直接道:“主莫非不明白,腐肉如何烹制,它还是臭的,不如自己猎头新鲜的,爱蒸爱炸皆随我意,反正怎么做,它都是香的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金陵豪商,不仅口才了得,还很刁,嫌我茶臭,不过也是,白莲教是块腐肉,早已臭气熏天,可有些人啊,连糟糠都吃不上了,管你是臭是香,只要是肉,他们就会自己跪爬过来啃上一口!”

    “愚民难教,你我皆知,但主想过吗,教只是难,不教,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这次轮到百里霜笑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说龚公子,您不会是国师派来的吧!”

    “您还真猜中了,龚某早已归顺国师,此番来便是为了让百里姑娘也归顺国师,平定这一方内乱。”

    百里霜笑容依在,可却是皮笑肉不笑,她直视孙蒙片刻,点头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孙蒙一愣,皱眉道:“当真!”

    “当真。”

    见到百里霜收敛笑意,慎重点头,孙蒙反而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“龚大人,我叫大人,是因为您受得起,您让狼山寨那一伙人取了东平府,意在招安,可实则,却是对付白莲教,无论白莲教给多少许诺与好处,林逊都不可能答应,因为他已经被你们彻底掌控,看似有选择,其实他没得选择,可怜,他甚至还不自知吧!”

    孙蒙没想到,百里霜如此聪慧,把局势摸得清清楚楚,那他此行目的,真就是送死了!

    “唉,国师千算万算,结果还是低估了百里姑娘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百里霜摇了摇头,笑道:“别装了,这与董策毫无关系,反而,是朝廷要准备收拾他了吧。”

    孙蒙浑身一震,他不是惊叹与百里霜看破他的心思,而是惊叹董策的料事如神啊!

    如果百里霜把他看做董策的人,他必死无疑,而且是死前受尽折磨,万般逼供,可这丫头居然还是走向了董策安排好的剧本,将他视为朝廷之人!

    孙蒙无法反驳,因为他本就是为王爷卖命之人,同等与为朝廷,他骨子里就防着董策,所以,现在他的选择也只有全力将百里霜圈过来,早早平定白莲教,早早去除心头大患!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不就是董策的局吗?

    孙蒙再次不得不被董策牵着走,不过与之前孤身一人不同,这次,他手里牵着的是套在百里霜脖子上的狗链子。

    “此物,乃是桓王秘令,而这,是我的官印,没有圣旨,没有密信,只有口谕,百里姑娘如果不信,可以选择放弃。”

    面对孙蒙拿出来的信物,百里霜沉默了,良久她才笑道:“我一小女子,能为你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掌管衍教。”

    百里霜一怔,仿佛听错般愣愣的看着孙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百里姑娘视衍教为死敌,不除不快,但你此生无法如愿了,朝廷需要衍教,从近些年的局势来看,它能使得大宁国富民强,无论国师在不在,国教都要在,只是不能再让它姓衍了!”

    百里霜何等聪明,岂会不明白朝廷的心思!

    “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啊,朝廷行事千古不变的真理,能看明白这一点的人足可填海,可真能做到的人,又有几个?不过,他如此精明,会没有后路吗?”

    孙蒙摇头,道:“他能去哪?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这一路走来,所见所闻,所观所赏,无不在叹,天下何其之大,而今更要感叹,却容不得一个人!”

    当孙蒙从百里霜住居出来时,已是汗流浃背,被这院外冷风一吹,更是透心的凉!

    他还是走出这一步了,却只是用了半只脚,而另一只脚,已是虚踏在万丈深渊上。

    狼山,董策坐在悬崖边的岩石上,听完身后的殷漩汇报,他笑了笑,问道:“你没告诉他,没办法吗?”

    殷漩咯咯一笑道:“可我觉得,还是有办法的,他或许也如此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你们了,陪我玩了这么久,索性就告诉你,唯一的办法就是你现在把我推下去。”

    殷漩笑容敛去,底下眼帘道:“师父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董策搓手间掌中神奇的出现一个竹蜻蜓,他双掌一错,看着竹蜻蜓飞起,既而又缓缓向着山崖坠下,喃喃道:“结婚那天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可真厉害。”殷漩真心佩服。

    董策转身站起,看着殷漩道:“已经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殷漩一愣,既而将眉眼弯成月牙,笑道:“十四信师父!”

    董策一边走一边道:“小丫头什么不学好,喜欢看戏。”

    殷漩跟上,喜滋滋的笑道:“可不是嘛,最喜欢师父的戏!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