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许所长的仗义

作者:木鱼和尚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高考就剩下一百天了,同学们,该紧张起来了!”老师站在讲台上语重心长不厌其烦地重复着。“一百天,你这一百天的努力与否,对你以后的人生道路,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啊同学们!”

    高考还剩下多少天,这几乎已经成了每个毕业班,每位老师们的口头禅。为了高考,课外活动已经成为一种传说,学生们耳边充斥的除了高考还是高考,每天除了复习就是考试,考试,考试!

    甚至连老师们的态度都变了,以前遇到上课迟到的总会数落几句,现在则是简单的来一句:“迟到了吧,快点去坐下,第大一题都讲完了,不会等下课了你问问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就连最没心没肺的学生,就连那些压根没打算考个什么出来的学生,都会在某个时刻突然良心发现,拿着书本狂学一阵子——说不定出现个奇迹,让咱也考个差不多的分数呢!

    “你这记性可真好!”教室的一角,安长河一脸佩服地对燕飞小声说道。“我这还有几套老题,里面有几个题型以前考过,现在老师都不讲这些老套的题型,不过我看有个高考资料里还有这样的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的老师怎么不讲?”燕飞小声问道。..

    “有些题型老师们觉得可能过时了,就干脆不讲免得浪费大家精力吧!”安长河贼头贼脑地笑着道。“其实咱们这的老师,就算是一中的也就那样,一年能预测对三五道题就成神了。靠他们预测的也不一定多靠谱,反正你记性好,老师讲的也都学的差不多,再看点其他类型的题型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这个同桌变化可真大,自从燕飞给他承诺了考不好学就去场里干活,安长河的精神头就开始一日好似一天。现在也很少像以前那样,每天都愁眉苦脸的和一个遇到三年大旱的庄稼汉老头似的,遇到同学们来问题,也不再像以前异样,干巴巴地把解题思路解释一遍了事,偶尔还会开个玩笑什么的。

    此刻的安长河,用一个词形容最贴切: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当高考这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,只能低着头看脚下那一小片土地的时候,有人忽然告诉他就算扔下那座大山,前面依然有路可走的时候,他挺直了腰举目四望,才知道天是蓝的,草是青的,窗外的春光是明媚的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,整年整月的待在一个不怎么见到太阳的小屋子里,忽然有一天开着车狂奔在告诉公路上,看着蓝天白云,前方有是直达天际的宽敞大路,有巍巍高山,有宽阔大河……

    那种感觉,真的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所以安长河变了,变得开始在课余时间,也能和同学们谈笑风生,平时见到人也能露出笑脸,甚至偶尔还在吃饭时间,路过操场的时候,笨拙地去抢个篮球,再笨手笨脚地投过去,看到那篮球连球板都不沾后哈哈大笑两声笑着跑开……

    同学们虽然不清楚他变化的原因,但是毫无疑问,这样一个同学,大家肯定更愿意和他接触。听他讲以前参加高考时遇到的‘趣事儿’,听他一副大大咧咧地样子,说高考就是那么回事,考试的时候要如何如何放松才行,越紧张越容易出错。

    也许日后同学们回忆起来,会觉得他那一副故作豪爽大气的样子有点傻,但是在现在这样每天被老师们提醒,离高考还有几天的日子里,无疑是一种让大家安心的举动。

    班里一部分爱学习的同学,现在也经常和他一起钻研一些试题,而不再像以前那样,和他一直是一副若即若离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安长河也没有辜负这些同学们,主动找了不少试题试卷,甚至还主动给以前已经上大学的同学写信,让人帮他买几份其他城市的备战高考的学习资料,拿来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    一个参加了几年高考,成绩还不错的老复读生,发挥出了主观能动性,效果还真的挺不错,连燕飞都能感觉到周围同学们和安长河之间的这种改变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发现身边的某些事情,忽然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,就算和自己关系不大,也会由衷到觉得心情愉快。

    所以从市里回来到学校上课的燕飞,这一个下午都快忘了自己中午还在市里,出一百六十四万买一个不让自己再看到某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快放学的时候,因为最后一节是政治课,燕飞早早地就收拾了课本,老神在在地想着晚饭吃什么好,无意之中朝恐龙世界一看,顿时乐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长河看到燕飞一直心不在焉地,又突然变得挺开心,忍不住嘀咕道:“就算你能把课本背下来,也没必要这么开心吧?这不是刺激我嘛!”

    真的挺刺激人的,安长河虽然觉得自己学的挺不错,很多题都已经倒背如流,但是每到上课,还是要认真听讲,一遍遍地地巩固那些知识点,就怕到高考时候不够熟练,漏掉个一点两点的丢分数。

    但是和燕飞这种记忆之后就和印在了脑子里似的,一比较就有差距啊!

    燕飞乐呵呵地小声道:“不是,我是感觉,今天是自己的幸运日,说不定要遇到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安长河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,又不是多嘴的人也没问,只是开了个玩笑。“还有五分钟下课,你赶紧趴桌子上睡两分钟,梦里好事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燕飞嘿嘿一笑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五分钟时间快的很,转眼之间下课铃一响,燕飞卷了两本安长河新给自己的资料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不想开着摩托车还没到政府门口,就看到派出所门口,许大所长一脸张望地样子朝着这边看,一见到自己就远远地冲自己挥手。

    燕飞开着摩托车到许所长身边停下,还没开口说话,手机也响了。

    接听起来就听到了有两天没听到的林保国的声音:“小飞你又干什么呢?隔两天你不搞出来个大新闻就不舒服是不是?好歹你现在都是知名企业家了,和一个老混混头子闹起来,还说出那种话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啰里啰嗦地说了一大通,都没什么好话,当然也不算什么坏话。总之就是苦口婆心地劝解燕飞,你要注意形象,你要注意社会影响,你现在是知名企业家,不要再像以前和个熊孩子似的,想到什么就干什么,任性妄为不顾后果……

    最后还叮嘱,你要赶紧想个办法,消弭了这件事的影响,不然的话对你太不好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燕飞心里怎么想没人知道,口头上答应的是挺好听的。林保国自己哇啦啦喊了半天,听到燕飞这边风轻云淡的保证一定照他说的做,也只能有气无力地叹口气,又啰嗦着劝两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终于挂上电话,燕飞这才抬头对旁边等待良久的许大所长说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这个舅舅年纪不大,更年期来的比较早,一说起来就没完。那个,许所长你有事儿?”

    许大所长黑着脸,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:“我的更年期,也要提早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注燕老板的人还是挺多的,许所长自认年前年后那几天,和燕老板配合的相当不错,两人也算有了点交情,所以在听到了一个不太好的传闻之后,就打电话到场里,知道燕飞去了学校,才看着时间在路边等燕飞。

    结果听到燕飞的电话,知道林保国打电话说的也是同一件事,还被燕飞说人家是更年期,再想想自己将要说的话,脸不黑才怪!

    但是,该说的还要说,许昌盛觉得这是自己作为朋友,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年轻人的交情,来的就是快。

    许昌盛来三岔河乡时间也不短了,在打死小偷事件发生之前,燕飞一直避免和派出所有过多的交往。然而当一开始交往,现在许昌盛已经把他当朋友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是事实让许昌盛认识到,一开始他觉得的那些燕老板做的,让他看的不怎么习惯的事情,最后的效果却挺明显的。

    糊里糊涂处理了一个打死小偷的案件,结果就是三岔河乡的不少人,包括原来一些不怎么爱和自己打交道的人,如今见了自己都挺熟络地和自己打招呼。

    然后是抓的那一波赌博的,除了震慑得本乡赌博事件已经基本杜绝,另一个好处就是,他还得到了县里乃至市里,还有家里一些长辈们的来电表扬。

    随着大家生活好转,过年时期打牌赌钱,在不少地方都屡见不鲜。自然地,因为赌钱出事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种事说巧也根本算不上多巧,总之许所长过年期间不放松严抓农村赌博行为的事情,就成为了一件防微杜渐,行动在号召之前的典型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些端金饭碗的人来说,办出这种事情,那功劳簿上,是要添上厚厚一笔的。甚至好不夸张地说,不知道有多少和他一个行业的人,都想做出来这么一件事来——响应号召做出来成绩,和在号召之前做出来成绩,这差距根本没法形容啊!

    尽管这些燕飞根本没考虑这么多,但是许昌盛觉得,自己要懂得感恩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说燕飞中午干出来的事儿,他就来‘提前更年期’了。

    都是年轻人,太过义正言辞的话许所长也没多说,只是简单地表示,这件事自己可以活动一下,把影响降到最低。至于说欠账的那位,许所长甚至直接表态,自己可以通过一些关系,对那家伙的过往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家学渊源的许所长话说的话比较含蓄,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明确的很。像曾某人那种浑身灰不拉几的人物,只要有心去查肯定能找出来问题,哪怕是问题不大,收拾他一下给他个警告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许所长确实有这个自信,他在家人打电话表扬自己之后,也说了自己能有这份功劳,和当地某燕姓老板的支持是离不开的。

    当时他的家人就表示,既然你受了人家的人情,咱许家人不能跌份,人家帮了咱,如果遇到人家有什么事儿,只要不是太过违反规矩的事儿,你该出手时就出手,家里对你肯定是全力支持的。

    不过燕飞就笑了起来:“我就是闹着玩的,吓唬吓唬他。你放心,出不了什么事儿。至于说我的名声影响什么的,我根本不在乎。只要我把合作养牛继续推广开来,把万城黄牛的名声打出去,这点小事的影响根本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许所长还有点担心:“要不我还是给家里说一下吧?万一那个曾老板狗急跳墙,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,那不就晚了?”

    燕飞反过来安慰他:“要不要我给你表演个手抓子弹看看?不是我吹牛,除非他抱个机关枪来,否则他还真拿我没法。你要相信我,很早以前我还没神功大成的时候,就遇到过有拿喷子来对付我的,现在他人呢?”

    许所长立刻就想到了自己看过的卷宗,居然有点相信了燕飞的话:“你真能手抓子弹?”

    要不说年轻人的想象力比较丰富呢,许所长这么想,居然……想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可是燕飞反而缩了,他还真不好表演这个——说归说,真表演出来,那就有点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吹个牛呗你也信?”燕飞打个哈哈。“不过你放心,就算是他真有喷子在手,总得瞄准扣扳机不是?我抓不住子弹还能躲不过去吗?”

    鬼扯一通,弄的许所长也是云里雾里,猜不出这位燕老板有多大能耐了。不过燕飞的目的也达到了,让许所长不再纠结于给家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回到场里,扒拉了几口饭,燕飞就拿着带回来的资料,用备战高考的名义,理直气壮地回到房间关上门。

    学习是不会学习的,高考那点知识,真弄透了也就那么点内容——他这是着急进恐龙世界。

    因为恐龙世界的大河基地中间,有苦力在地上弄出来了几个大字:老板,有事汇报。

    很显然,苦力们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地招惹和大魔王似的老板,敢这么干,那应该就是真有事。燕飞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,好奇心谁都有的,不去看看什么事儿忍不住啊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